丘鈦微IPO:信息披露頻頻“打架”,關聯交易或成攔路虎

2022-03-28 09:42:27 商務財經IPO 微信號 

文/周 蘇

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機攝像頭模組企業昆山丘鈦微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丘鈦微)始終堅持研發高性能、高質量、高可靠性和技術先進的攝像頭模組產品,獲得了許多主流廠商的認可,包括華為、小米、OPPO等,目前正在創業板IPO排隊中。

2月23日,丘鈦微和保薦機構華泰證券(601688)披露了第二輪問詢回復,IPO進程加快推進!渡虅肇斀洝吠ㄟ^梳理招股書、問詢回復和公開數據后發現,丘鈦微存在公開數據“打架”,勞務派遣用工違規并導致糾紛的問題;同時關聯交易頻發且金額較大,或獨立性存疑。

現金流失血仍大額分紅

丘鈦微主要從事攝像頭模組的設計、研發、制造和銷售,2018年至2021年1-6月(下稱:報告期),丘鈦微分別實現營業收入813,108.35萬元、1,315,262.45萬元、1,706,011.16萬元、848,330.28萬元,分別實現凈利潤8,064.57萬元、50,903.92萬元、88,574.66萬元、56,876.40萬元,營收和凈利潤皆一路攀升。

報告期內,丘鈦微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53,394.47萬元、30,434.68萬元、187,246.25萬元、40,080.84萬元。在2018年出現了現金流失血情況。對此,招股書中寫道:2018年度,公司凈利潤為8,064.57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53,394.47 萬元,其中固定資產折舊加回22,729.77萬元,但2018年下半年收入規模相較2017年同期增幅較大,因與客戶月結時點調整,公司面向客戶的經營性應收賬款上升,導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較低。

值得一提的是,在現金流失血的2018年,丘鈦微還進行了現金分紅,分紅金額高達7,953.24萬元。

招股書與公開信息“打架”

招股書中披露了丘鈦微的董事、監事、高管等人員的履歷情況。丘鈦微董事會由5名成員組成,其中2名為獨立董事。

楊文斌先生自2020年12月至今為丘鈦微獨立董事。招股書中披露,楊文斌于2003年至2005年任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上投摩根)總經理助理,查詢國家企業信息信用公示系統(下稱:企信網)發現,上投摩根成立時間為2004年5月,楊文斌入職時間比該公司還要早一年。

(圖片來自企信網)

丘鈦微監事會由3名成員組成,其中金元斌先生自2020年12月至今為丘鈦微的監事。招股書披露,金元斌于2003年9月至2006年7月任華東科技(000727)有限公司(下稱:華東有限)測試工程部副理,查詢企信網發現,華東有限成立時間為2010年6月,金元斌的入職時間早于該公司成立時間近7年。

(圖片來自企信網)

同時《商務財經》還發現,丘鈦微招股書中關于2019年母公司的一些財務數據還和該年企信網工商年報中的數據不一致。

據企信網披露的2019年丘鈦微母公司工商年報,當年度丘鈦微母公司資產總額為990,162.42萬元,負債總額為686,025.84萬元,由此可計算出母公司資產負債率為69.28%,但在招股書中卻顯示丘鈦微母公司2019年的資產總額為985,923.63萬元,負債總額為679,038.52萬元,負債率為68.87%,與工商年報披露的數據不一致。

(圖片來自招股書)

(圖片來自企信網2019工商年報)

不僅如此,2019工商年報中披露丘鈦微母公司營業總收入為1,209,632.75萬元,利潤總額52,747.54萬元,凈利潤47,775.25萬元,但在招股書中披露的營業總收入為1,319,135.43萬元,利潤總額57,241.75萬元,凈利潤為51,155.23萬元。

勞務派遣用工違規曝出糾紛

招股書披露,報告期內丘鈦微存在勞務派遣情形。報告期各期,勞務派遣占用工總人數比分別為7.19%、37.46%、8.92%、9.66%,2019年丘鈦微的勞務派遣占比達到了37.46%,遠超10%紅線。

對此,招股書中解釋:2019年公司業務發展迅速,受季節性等因素影響,生產任務激增,對于生產人員的需求量大幅增加,公司已有員工數量與公司業務發展不相匹配,生產人員存在較大缺口,且短時間內完成大量生產人員的招聘存在難度,因此通過招聘有相關經驗的勞務派遣人員來對公司生產所需勞動用工進行補充。

在首輪問詢回復中,丘鈦微披露了報告期各期的勞務派遣前五大合作單位的合作金額情況,通過計算可知,報告期各期丘鈦微用以勞務派遣的投入金額分別為15,583.99萬元、14,697.44萬元、12,223.54萬元、4,758.99萬元;同時,報告期各期丘鈦微還存在勞務外包,金額分別為4,063.26萬元、4,308.00萬元、5,694.33萬元和2,640.43萬元。

不僅如此,在報告期內,丘鈦微還因勞務派遣合同產生糾紛而被告上法庭。據企查查,2020年8月7日發布的(2020)粵19民終1212號裁判文書中,丘鈦微作為上訴人(原審被告)上訴不被支持,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圖片來自企查查)

據了解,在一審中,廣東意難忘人力資源有限公司(下稱:意難忘)起訴丘鈦微,要求丘鈦微支付意難忘2018年12月勞務費12.21萬元、駐場管理薪資0.27萬元;2019年1月勞務費8.10萬元、駐場管理薪資0.26萬元。

(圖片來自企查查)

關聯交易頻發或獨立性存疑

招股書披露,丘鈦微控股股東為Kunshan Q Technology(Hong Kong)Limited(下稱:香港丘鈦),香港丘鈦直接持有丘鈦微2,884,194,830股股份,持股占比99.8825%,通過昆山丘鈦致遠投資有限公司(下稱:丘鈦致遠)間接持有公司3,393,170股股份,持股占比0.1175%,合計控制公司100%股份。

截至2021年12月31日,何寧寧直接持有丘鈦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丘鈦科技)約0.0829%的股權,并通過其控制的全資子公司Q Technology Investment Inc.間接持有丘鈦科技約63.6633%的股權,合計持有丘鈦科技753,471,000股股份,合計持有丘鈦科技約63.7462%的股權。丘鈦科技持有Q Technology(Great China)Inc.(下稱:丘鈦BVI)100%的股權,丘鈦BVI持有香港丘鈦100%股權,香港丘鈦持有公司股份占比99.8825%,香港丘鈦全資子公司丘鈦致遠持有公司股份占比0.1175%,即何寧寧間接控制公司100%的股份,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此次IPO,間接控股股東丘鈦科技將攝像頭模組業務分拆給丘鈦微,讓其作為上市主體。

據招股書,報告期內,丘鈦微部分海外銷售系通過控股股東香港丘鈦完成,故按照直接與最終客戶的銷售情況分別列示。

在前五大直接銷售客戶榜單中,丘鈦微實控人何寧寧控制的其他企業(香港丘鈦、西可通信技術設備(河源)有限公司、昆山丘鈦生物識別科技有限公司)除了2021年1-6月,其余年份皆進入了榜單,2018年至2020年的銷售金額分別為32,058.91萬元、41,926.05萬元、84,315.57萬元,2018年、2019年排名第五,2020年排名第四。

同樣,在前五大供應商采購情況的披露中,丘鈦微部分海外采購也通過控股股東香港丘鈦完成,在前五大直接供應商采購表中,也都出現了實控人何寧寧控制的其他企業。

報告期各期,丘鈦微向實控人何寧寧控制的其他企業(香港丘鈦、唯安科技有限公司、河源友華微機電科技有限公司、黃石西普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丘鈦生物識別科技有限公司)采購金額分別為348,820.72萬元、673,327.16萬元、894,085.34萬元、224,996.11萬元,占同期采購比例分別為50.03%、54.35%、61.67%、28.97%,皆排在第一位。

報告期各期,丘鈦微向關聯方采購商品或勞務金額分別為397,690.79萬元、722,791.13萬元、918,678.38萬元、229,990.81萬元,占同期營業成本比例分比為51.38%、60.36%、60.12%、31.10%,金額較大占比較高。

不僅如此,在報告期內,丘鈦微還與香港丘鈦存在資金往來情況。

2018年,丘鈦微接受香港丘鈦資金15,000.00萬元,償還香港丘鈦5,000.00萬元,提供資金給香港丘鈦6,264.13萬元;2019年,丘鈦微接受香港丘鈦資金13,976.04萬元,償還15,700.00萬元,從香港丘鈦回收資金526.17萬元;2020年,丘鈦微接受香港丘鈦資金20,349.40萬元,償還28,625.44萬元及利息640.02萬元,并從香港丘鈦收回資金5,737.97萬元。

丘鈦微上述各種錯綜復雜的關聯交易,或影響其獨立性。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商務財經IPO。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閱讀

    和訊特稿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97婷婷狠狠成为人免费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